close
11月 26, 2020
11月 26, 2020

acoR和Nash——巨星的负担

你说谁?我?

我比你想得更强,但没你想要的那么好

媒体称誉和巨星困境

盛名之下

acoR和Nash——巨星的负担

在为Pinnacle撰写的第二篇专栏文章中,Duncan“Thorin”Shields对比了CS:GO狙击手acoR和NBA传奇Steve Nash的相似之处,深入分析了巨星承受的负担。

Frederik“acoR”Gyldstrand是2020年冒头的几位选手之一,而他似乎已经向外界宣称自己就是Counter-Strike最佳狙击手之一。尽管如此,他所在的队伍整年间却并没有斩获多少成功,只是在Flashpoint 1中打败了一支二级战队。而且,由于他们所参加的比赛大多数都在线上举行,精英选手的称号到目前仍未落在acoR头上。其实,在大多数比赛中,我们都能看得出他担得起这一称誉,但不得不说,这位年轻的丹麦选手在比赛中仍然缺少一些必要的元素。

看着MAD Lions的这位狙击手骑在明星和巨星称号的中间——后者能压制其他明星,而且只要在比赛中出现就足以影响比赛进程——倒是让我想起了Phoenix Suns的传奇球员Steve Nash的挣扎和他对赢得总冠军的渴望,在怀着这一抱负的同时,他也在不断完善着本可能会让他成为最伟大的篮球球员之一的投篮公式。

单单获得媒体给出的MVP称号是不能成就一位巨星的。同样地,成为MAD Lions的最佳选手也不足以让acoR挤进制霸这款游戏的巨星行列。

你说谁?我?

Steve Nash一开始并没有显露出成为NBA巨星的可能性。虽然确实是一位优秀的球员,但他加入NBA时并没有什么球迷基础,而且立刻就陷入了Kevin Johnson和Jason Kidd的阴影中——前者是Suns队内久负盛名的控球后卫兼三次全明星老将,后者当时是第二年打NBA,但已被大家公认为所在位置上最有可能成为巨星的球员之一。相比之下,Nash不过是一位加入了联赛,但却很可能会成为球场浪人的加拿大球员。

转会至Dallas Mavericks后,Nash才成为了首发球员,真正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他加入Mavericks时,队伍刚刚选中了Dirk Nowitzki——这位身高七尺的德国选手的投篮技术堪比Larry Bird。

而acoR在Counter-Strike中初登场就是作为North Academy项目的一员打比赛——这是当时第二强的丹麦队伍的开发团队。但是,在这支队伍中,他同样陷入了队友的阴影并遭到了忽视,当时Daniel“mertz”Mertz是队伍的主要狙击手,而acoR则被降级分配到用步枪。甚至Nicklas“gade”Gade都比acoR更早在二级赛事上展露头角。

加入Tricked(后来在一些调整之后,核心队友组成了MAD Lions)后,acoR开始证明自己作为狙击手的价值并稳固了自己的角色地位,正如Nash在Mavericks获得了首发位置并作为控球后卫打比赛一样。

我比你想得更强,但没你想要的那么好

在为Mavericks效力时,仅仅过了两个赛季,Nash的健康状况就终于好到让他一跃成为了联赛中的最佳控卫之一。在自己职业选手生涯的第五个赛季,Nash场均拿到了15.6分和7.3次助攻,以才华横溢的新人身份进入了大家的视线。而此时队友Nowitzki则已凭借自身实力成为了一位明星(场均超过20分,投篮数据也高于联赛均值),Nash深知自己的角色,并频繁地为这名德国队友创造机会,在队内营造出了强大的驱动力。

而在MAD Lions,acoR就是一名尽职尽责的狙击手——当队伍打得好时,他也会发挥出强大的实力,但当情况不利时,他也不会强迫队友采取行动。

2001赛季,Mavericks打入了西部联盟半决赛(那时的西部联盟可谓是龙争虎斗),但最终却输给了夺冠热门San Antonio Spurs。比赛期间,Nowitzki证明了自己不惧挑战,但Nash却在苦苦挣扎,表现得大失水准,最终Spurs在第五场赢得了比赛。

而在MAD Lions,acoR就是一名尽职尽责的狙击手,事事遵从队内指挥(IGL)的领导,不会突破系统和自己既定角色的界限。当队伍打得好时,他也会发挥出强大的实力,但当情况不利时,他也不会强迫队友采取行动。

那这个责任就落到了Bubzkji头上,他有明星选手的实力和最丰富的比赛经验,并且似乎有在敌队占据上风时行动起来接管比赛的倾向和风范。acoR在Flashpoint 1季后赛后期一直打得不好,这时是Bubzkji接管了关键的比赛,也成为了决赛中本队无可争议的MVP。

我的高光时刻

再为Mavericks效力三个赛季后(期间球队打入了一次联盟决赛),Nash转会Suns,Dirk则留在了达拉斯。少了他的全明星主要得分队友,Nash的传球对象变成了优秀却不那么强大的球员,比如Joe Johnson、Shawn Marion以及运动能力强大且前景光明的Amar'e Stoudemire。所以Nash仍在继续传球,个人得分表现上并没有多大进步。

尽管MAD Lions在Flashpoint 1中取得了胜利,但不到四个月后,Bubzkji就离开了,这就使acoR成为了队内唯一一位明星水平的选手。尽管继续取得优异的比赛数据,但他却不愿意更加明显地崭露自己的锋芒,突破既定的界限,虽然也试水了巨星角色,但他却不急于成为队伍的“当家人”。

媒体称誉和巨星困境

虽然Nash在Suns取得了成功——四次打进了联盟决赛,两次获得了最有价值球员奖(MVP),但他永远都不会赢得NBA总冠军或闯入总决赛。Nash娴熟地操作着教练D'Antoni的快节奏打法,基本上将全力放在外围威胁的投篮上,内围则向Amar'e传球。众所周知,投篮在季后赛的强大比赛压力中经常会遭遇失败,因此是Amar'e的表现使Suns更加靠近成功。

Nash加入Suns后,队伍的场均得分和Amar'e的投篮命中率都得到了大幅提高,所以说Nash在这方面确实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职责,而这位加拿大球员对全队在常规赛中的表现产生的连锁反应,也在很大程度上为他赢得了美誉,他也因此赢得了媒体的MVP称号。总而言之,我想他应该多展现一下自己个人的表现,成为Amar'e外的明星防守霸主。比起传球给那些历史终将遗忘的球员,这样做更能帮助他拿到拉里·奥布赖恩冠军奖杯。

Nash在效力Suns期间场均大约只有12次投篮出手,但这样一位球员却是NBA历史上最伟大的射手之一。他是很难进入的50/40/90俱乐部——投篮命中率等于或高于50%、三分球命中率等于或高于40%、罚球命中率等于或高于90%——的常客,如今扩大的投篮数据表明,Nash原本可以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命中率并拿到类似的有效数据,从而在单打独斗时成为更大的威胁。但正是他的心态阻止了他利用这种方法。

同样地,acoR也拥有成为Counter-Strike压倒性狙击手所需的所有技术。他的射速非常惊人,且有稳定的命中率。他知道如何和T方的对手对枪,也知道CT方应该保持哪个角度。甚至连他的动作也广受赞誉,因为他不仅在瞄准上很有天赋,在如何定位射击上也是能力过人。如果他有kennyS或GuardiaN(游戏史上最传奇的狙击手)的心态,那么我根本没有必要去写这篇文章,MAD Lions也可能会做到更强。

太过无私并非好事

Nash的旧式控球后卫打法非常类似于Magic Johnson或John Stockton——都是传球第一,自己得分第二。不过,Magic和Stockton的两位队友都是NBA历史上总得分最多的球员。Magic在职业生涯后期也开始尝试更多地让自己去得分,但是伤病提早结束了他的转型。作为一名优秀的中距离射手,Stockton显然应该多投篮,而他也是Nash后来失败的蓝本——传了太多的球给不错但不够优秀的队友,而这些队友最终却没能得分。

要成为巨星,就需要知道在合适的时候自私一下,去控球并投篮得分,因为那一刻你才是最适合的,否则这一重要时刻对于那些优秀但称不上伟大的球员来说未免太有压力了。在这一点上,Nash实在是太“好好先生”了。

他可以从Isiah Thomas身上学到很多。出生于芝加哥贫民区的Thomas有很多出色的得分队友,但他知道自己在必要时可以成为得分主力并接管比赛——在1988年和Lakers的总决赛中,脚踝受伤的他就这样做了,差一点就为Pistons成就了一场传奇夺冠决赛。在大多数赛季中,他每场比赛都比Nash多投篮三次,最终拿到了两个NBA总冠军戒指——他完全不需要问自己“如果我投了那个球,事情会怎么样?”

对于acoR来说,他必须认识到的,不仅是Bubzjki离开了队伍(空出的位置还未被相同等级的明星选手替代),还有就是,正如Nash凭借自己的投篮技术可以更多地投篮一样,他凭借自己的技术,也需要去抓住更多的资源,并为自己创造更多的机会。就目前来看,他和Nash十分类似,都甘愿在自己的舒适区中发挥作用,但要赢得一场比赛,仅仅发挥作用并不一定足够。

这位丹麦选手也许可以借鉴一下狙击手Daniel“dev1ce”Reedtz(CS:GO历史上赢得MVP最多的选手)的做法,看看他如何既可以打得保守并遵守Astralis的打法,又能在需要时完全掌控自己的位置乃至整个比赛,具体地可以看看他在2016年是如何打比赛,如何成为霸主性明星狙击手的。

MAD Lions占据上风的比赛应该是acoR大杀四方的大好机会。当MAD Lions在比赛中不上不下甚至处于下风时,这位前Tricked狙击手需要更加自信一些,要去强制展开攻势。他必须评估何时需要脱离救生艇并将队友们拽上岸,而不是随船一起沉没。

盛名之下

当人们将重点放在团队协作和无私奉献(目的是为了平衡一些职业生涯早期可能是较小队伍中的明星选手的比赛习惯)的概念上时,在团队体育运动中,太多选手永远都成不了能独立接管比赛的巨星。正因如此,当一位选手本身的心态就比较安静,又希望被队友喜欢时,这样的概念加诸在他身上就显得过犹不及了。

要成为巨星,选手必须抓住那些他知道自己能掌控,而队友做不到的时刻。这样,他就会抓住队友们抓不住的机会,并且更频繁地发起攻势。这就是巨星选手必须承担的责任——如果队伍仍然输掉了比赛,那么他们就得去承担大部分的责难,而如果队伍赢得了比赛,那么荣耀大多也会归于他们。

Nash的运球突破和传球给队友的能力,使得敌队的防守球员总是对他的动作保持高度警惕,并且时刻预期他会传球。如果他愿意去找,那他原本会找到非常多的机会躲闪然后中距离投篮或在突破前投出三分球。

同样地,acoR的定位和攻击性与所在队伍的风格也是如此地息息相关,以至于敌人更容易预测出他下一枪会打哪里。既然敌人这么想,倒不如借此机会打得更有攻击性,采取更多行动,在地图上制造更大压力,逼迫敌人单独为他作出更多应对。

我常常向前面提到的Astralis狙击手灌输一个信息,那就是尽管他有技术强大的队友,但他们的水平却和他不在一条线上,因此他才需要在重大时刻担起责任,而不是把责任推给能力没他强的队友。这样重的负担只有最强者可以担负。

如果不自负,你怎么能知道谁饿了呢?智者Terence McKenna曾经说过:“只要能达成目标,再大的自负也不算大”。

现在,acoR急需建立他的自负。发号施令和强势出击可能不在他的舒适范畴内,毕竟他在比赛中通常都是顺其自然。但是要成为冠军就不可能一直都舒服自在。诚如Michael Jordan的那句名言:“团队中没有‘我’,但是要赢得靠我”(There's no 'I' in team but there is in win)。如果赢得比赛的唯一方法是由他接管,那么acoR会怎么做呢?这就是他目前面对的考验所在。

电子竞技主页
查看最新的电子竞技赔率
  • 标签

作者介绍

Duncan Shields

Duncan "Thorin" Shields is the Esports Historian, having worked in the industry on games including Counter-Strike, League of Legends, and StarCraft since 2001. Renowned journalist and studio analyst, Thorin brings his wide expertise to a new column for Pinnacle.

显示更多 显示更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