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10月 28, 2020
10月 28, 2020

解决Fnatic身份危机的革命

寻找作为一支电子竞技队伍的身份

League of Legends竞技比赛的演变

信任一支电子竞技队伍

电子竞技职业人士无形的素质

解决Fnatic身份危机的革命

LoL不是一款仅仅由击杀和死亡定义的游戏——很多看不见的东西也影响着比赛情况。在这篇专题文章中,我们将深入剖析Fnatic以及“Bwipo”和“Hylissang”如何通过内部革命帮助解决LoL最富传奇色彩队伍之一的身份问题。

解决Fnatic身份危机的革命

对于Fnatic的League of Legends(LoL)分队来说,在全球总决赛四分之一决赛中2-3输给LoL Pro League(LPL)冠军Top Esports(TES),即宣告了本赛季的结束。回顾他们在2020年的表现,Fnatic竟然差一点就打败了全球总决赛的夺冠热门,这实在令人惊讶。对于Fnatic俱乐部来说,今年真是怪事连连、沮丧不断的一年,但最终却又是充满希望的一年。在本文中,我们将具体谈谈这一点。

在LoL European Championship(LEC)的春季赛中,Fnatic在季后赛早期表现得极为出色,但却在决赛中0-3惨败于G2 Esports之手。接着,他们又经历了灾难性的常规赛季(包括四连败的纪录),差一点就没能打入夏季赛季后赛。

夏季赛和春季赛如出一辙——Fnatic虽然有漂亮的开局,但却再次在决赛中0-3被G2 Esports轻松打败。而令这次惨败更加难以接受的是,在夏季赛决赛前一周,Fnatic曾刚刚在一场BO5比赛中漂亮地击败了G2(考虑到Fnatic在常规赛季中的表现,这一胜利其实很让人意外)。

Fnatic在大部分LEC比赛中似乎都迷失了方向,而且自那以后,队员们也承认队伍正在遭遇身份危机,好在队伍最终似乎已经开始行动,想要解决这一问题。

LOL竞技比赛的演变

多年来,韩国队伍无懈可击的宏观比赛打法令我们叹为观止。长期以来,韩国队伍一直称霸各大赛事,以至于很多人都认为他们缓慢克制的打法才是唯一真正有效的比赛打法。至今仍有一些精英人士对此深信不疑,然而近几年来韩国队伍的总体国际赛事成绩却提供了相反的证据。

LoL竞技比赛已经发生了改变。比赛的节奏大幅提高,因此仅仅通过视野控制来赢得比赛已不再现实,而新增的防御塔镀层更使得比赛早期就必须强势出击。

当今世界上最强的队伍是那些富有创造力并且会无情攻击对手的队伍——他们可以在任何小规模冲突中压倒对方。这就是来自LoL Pro League的队伍蓬勃发展的原因。在这些队伍心中,经济领先或有人数优势时并不是发起战斗并赢得比赛的最佳时机,他们会在认为自己能打败对手时发起决定性的进攻。这种哲学帮助他们找到了大多数队伍根本不敢想象的机会。

大家都知道,欧洲教练Jakob“YamatoCannon”Mebdi在2018年世界总决赛中用“忠于自己”这句话将欧洲赛区的队伍团结在了一起。虽然花了点时间,不过Fnatic终于开始明白这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

Fnatic的反击

Fnatic内部正在开展一场以上单Gabriël“Bwipo”Rau和辅助Zdravets“Hylissang”Galabov为首的革命。作为团队的核心,这两人是队伍转型的关键要素。

考虑到这支队伍人才济济,很多人可能对此感到惊讶。传奇巨星下单Martin“Rekkles”Larssen绝对是团队的门面,而打野作为输出的核心打法(Oskar“Selfmade”Boderek在这方面发挥得非常突出)确实帮助Fnatic找到了他们的风格,Oskar也无疑是他们今年成功的主要因素。

然而,我认为如果没有“Bwipo”和“Hylissang”的双人组合,Oskar很难打得这么容易。别忘记,这对组合多年来一直遭受着大量侮辱和批评。LEC和Fnatic的粉丝不停质疑这两位选手,有些粉丝甚至恳求队伍换掉他们。尽管有些批评不无道理——他们两人确实经常死亡——但我真的相信Fnatic需要他们带来的攻击性。

我很幸运地在数个场合采访过“Bwipo”。他有一席话一直让我无法释怀:“除非Fnatic赢得比赛,否则根本没人觉得我打得好。我觉得Hylissang的处境和我一样,如果Fnatic打得不好,别人会觉得我们在故意送人头。我们俩不喜欢什么都不做就直接投降,哪怕只有1%的胜利机会,我们也要打下去——我宁愿有1%的机会,也不要100%的失败。”

这最后一句话和我对LPL队伍比赛哲学的描述实在太相似了,不是吗?

LoL不是一款仅仅由击杀和死亡定义的游戏——很多看不见的东西也影响着比赛情况。而“Hylissang”绝对是这一哲学的集大成者。这位保加利亚选手简直就是个谜一样的存在——如果查看全球总决赛的辅助数据,你会认为他打得也太差了,但是任何真正看了比赛的人都会强烈反对你的看法。

在和TES的比赛之前,Fnatic在他们打的每场比赛中都拿到了第一滴血,并且其中一半都有他们下路双人组合的贡献。而在Fnatic打赢TES的两局比赛中,由于“Hylissang”和“Rekkles”成功摧毁了对手,两次第一滴血都来自下路。我们在整场比赛中都看到了“Hylissang”与对手的精彩交战——仅仅在第一局比赛中,他就在多个团战中困住了全球总决赛前冠军选手Yu“JackeyLove”Wen-Bo。

Bwipo:“我们俩不喜欢什么都不做就直接投降,哪怕只有1%的胜利机会,我们也要打下去——我宁愿有1%的机会,也不要100%的失败。”

但是“Hylissang”的贡献远不止于此。正如很多职业选手指出的那样,他很少让下路敌人找到有利的回城机会。这位保加利亚选手不段地施加巨大的压力并突破辅助选手的能力极限——他会为了水晶单枪匹马从侧后方袭击或者偷塔!“Hylissang”是这个时代最独特的职业选手之一,这也是为什么G2创始人Carlos“Ocelote”Rodríguez Santiago会称这位Fnatic辅助选手为“世界上最被低估的选手”。

LEC分析师台曾在很多场合中都说过相同的话——让Fnatic如此令人恐惧的是,他们有能力逼迫对手不停地在片刻之间做出决定。他们一刻不停地将对手至于高压锅中——要么交换目标要么交战,一丁点儿喘息时间也不给。

“Hylissang”施加的压力对于这一策略而言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但“Bwipo”也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这位比利时选手几乎总能找到在比赛中做出贡献的方法,哪怕他在大部分比赛中都打得较弱。虽然他以经常死得很傻而著名,但在全球总决赛四分之一决赛前,他的平均死亡数(2.3)却是全球总决赛所有上单中第二低的,同时他还有并列第二高的团队伤害贡献值(25.7%)。

再次看完他们和TES的比赛后,我意识到了“Bwipo”在团战中的巨大影响。他不仅找到了很多有利的交战机会,而且还不断地成功拆开TES的选手——同时拖住三名英雄,以便他的队友们能集中攻击坦克或优先目标,然后再追击其他敌人。

“Bwipo”还非常能适应环境。他能选中令人意想不到的英雄(比如Singed),他甚至能担任输出的角色——例如在和TES的第5局比赛中,他在第17分钟时就有最多金币并且一个人杀死了Bai“369”Jia-Hao(不过他的其他队友进度太落后,没法从中获利)。这样的灵活度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素质,但更关键的是他毫不畏惧挑战对手。

Fnatic的未来充满光明

听完四分之一决赛中Fnatic的沟通内容后,我注意到了一个很小却很有趣的成长细节:在第1局比赛中,“Hylissang”用超棒的Rakan大招帮助“Rekkles”拿到了三杀。“Bwipo”提出中路兵波的打法,虽然“Rekkles”短暂考虑还是保守安全的打法比较好,但最终还是同意了“Bwipo”的策略并说“我相信你”。

这支Fnatic队伍曾经并非总能做到同步——有时某些Fnatic选手会积极交战,而有些则不会。而现在,尽管经验丰富,“Rekkles”自己也在不断改变,正如他在这篇采访中所说的,他正在学习如何承担更多的风险。

在下个赛季开始前,Fnatic很可能会调整队员名单,毕竟声名显赫的俱乐部不会满意没有奖杯的一年。然而,我认为目前的队伍阵容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就我个人而言,我一直都希望Fnatic专注于“Hylissang”和“Bwipo”的攻击性,真正让这两位选手发挥出最大的能力,而有“Selfmade”作为队友,我认为这真的有可能发生。

也许G2在队伍有生之年永远不会在欧洲落败,但是我认为现在的Fnatic阵容却有可能将他们挑下马来。

电子竞技主页
在此查看最新的赔率
  • 标签

作者介绍

Jack Stewart

With a sports journalism background, Jack began his esports career a couple of years ago when he became the first full-time esports journalist at a British newspaper. He has followed League of Legends religiously over the last few years and now shares his expert knowledge with Pinnacle

显示更多 显示更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