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精算到體育博彩

從精算到體育博彩

訪問從精算師轉職的博彩分析師

獲利的投注者來自各行各業。但如果您以精算為業,您便已搶得先機。讓我們來聽聽看助理精算師,目前任博彩市場的研究員的Dominic Cortis說明投注者如何靠精算獲利。

在您開始研究體育分析前您從事哪一行,您是如何決定開始把重心放在投注市場上的?

我過去主要只在高等教育界工作,僅短暫任職過精算師。在馬爾他財務監管局 (MFSA) 的保險與退休監管處任職時,我負責的是收集業界資料,檢視償還準備額是否足夠,並規劃新的保險法規。

在觀看2012歐洲杯比賽時,Frank Neumann博士,我的一位資深同事詢問我有關投注市場的問題。我無法回答多數的問題,但我靈機一動,決定來驗證將財務能力套用在投注市場上的想法。

 在那一刻我知道我的博士研究會著重體育博彩,而不是傳統的財務主題。我目前的研究重點是發展並測試博彩公司的償付結構。

您過去的研究跟您現在的研究,有什麼基礎上的相似之處? 

在建立財務和博彩的模型中,你決定一組假設,並根據這組假設來建立您的模型。這些假設會支持或破壞模型,所以你在選擇、測試與更新這些假設時要非常小心。

在兩個領域進行研究工作的專家類型非常類似。有些人專注在模型的精密度上,他們建立提供利潤的成熟模型,其他人注重的可能是賠率的變動,但更多人會專注在數據的品質上。 

兩個領域都注重計算風險和尋求利潤,它們是否在任何層面上有基礎上的不同?

到頭來投注是二元的選擇,因此可以被歸類成一種導數。另外,我認為保險和投注基本上是相同的,除了一個關鍵特質以外,那就是「保險利益」。

在投保時,人們必須要有「保險利益」。這對投注是相反的概念,投注是為了贏得彩金,但是保險卻是在發生某種情況時讓您獲得金錢。

在投保時,人們必須要有「保險利益」,這指的是會失去的東西,和會發生的情況。這對投注是相反的概念,特定隊伍的球員沒辦法投注自己的隊伍會輸。投注是為了贏得彩金,但是保險卻是在發生某種情況時讓您獲得金錢。

也就是說,如果我買一份契約,在伊莉莎白女王過世時我會收到一筆錢,我是在投注。如果菲利浦親王這麼做,他是在投保。

這也讓對等資訊對體育與博彩帶來的影響力變少。在購買壽險時,在沒人問的情況下,我也許不會跟保險員說我有健康問題。

但另一方面,保險員可能掌握了讓他們可更準確預測特定結果機率和嚴重性的模型。這導致一方掌握較精確和/或較多的訊息。這種差異在投注市場中影響較小。

財務預測中的三大關鍵項目是或然率、大小(嚴重程度)和時機。像是為重大災難投保。損害的程度可能從幾百元到幾十億元都有。

有人也可能對事件發生的時機有興趣,所以會持有可接受償付的投資。事件數年後的求償會涉及很多的不確定性。

但是在投注時,我們對事件的嚴重性和發生的時機較不感興趣,因為多數投注是短期的。 

您覺得精算師更有可能成為獲利的運動博彩玩家嗎,為什麼?

精算師是風險專家,他們善於問問題和建立模型。我認為這讓他們比傳統的投注者,或者注重數學的建立模型者擁有更多優勢。

精算師是風險專家,他們精於問問題和建立模型,這讓他們比傳統的投注者更佔優勢

另外一方面,精算師較常根據多個來源預測結果,並向不是專家的受眾發表。這個精算顧問的必要能力,在處理投注時常被拿來利用的投注人口偏誤時最能派上用場。

您對那些想要運用知識在體育博彩領域獲利的精算師有什麼建議?

能將精算運用在體育博彩上真的很有趣。如果你細讀過我的策略文章,您可能會查覺到來自精算學的影響。若我有什麼投注上的建議,那就是把投注當成是一種趣味練習吧!

訪問者要感謝Nick Foster的精闢見解。Nick Foster是一位職業精算師,也是萊斯特大學的精算學講師,並擔任該校數學與精算系所的系主任。他為www.weknow0.co.uk撰寫有關退休金以及經濟相關的文章。

開設帳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