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十月 1, 2018
十月 1, 2018

網球盤數投注賠率和統計:第一部分

第一盤勝率

賽中第二盤投注

哪些選手最常以直落盤數獲勝?

哪些選手擅長在落後一盤時反敗為勝?

網球盤數投注賠率和統計:第一部分

網球獨特的計分系統,使它非常適合博彩-不論是賽前投注或賽中盤皆然。雖然選手必須比對手贏得更多盤才能贏得比賽,不過他輸掉的局數和/或分數可能比對手更多。所有 WTA 比賽和大部分 ATP 比賽皆為三盤兩勝制。本文探討 2010 年至 2018 年八月三盤兩勝制比賽的第一盤和第二盤賠率和統計。

從 2010 年至今有超過 18,000 場 ATP 比賽和超過 20,000 場 WTA 比賽採用三盤兩勝制。我分析了 ATP 和 WTA 前 50 名選手,找出哪些選手最擅長以直落盤數獲勝,以及哪些選手在輸掉第一盤後還能夠反敗為勝。

第一盤

在我的前一篇文章中,說明過 Pinnacle(畢諾克)的輸贏盤關閉賠率非常有效率,也就是賠率能反映真實機率。第一盤勝者也是常見且有流動性的投注選項,因此瞭解贏得第一盤和贏得比賽的關聯非常重要。以下為不同隱含機率範圍的比賽勝者的關聯圖。

1-statistics-tennis-in-article.jpg

2-statistics-tennis-in-article.jpg

隱含機率較低時,第一盤勝率高於比賽勝率(反之亦然),這符合預期,因為在盤數較少的比賽中,賽果的變數較大。在各種隱含機率區間的 ATP 比賽中,比賽勝率平均比第一盤勝率高 1.5 個百分點。

Pinnacle(畢諾克)第一盤市場調查顯示,設定賠率時並不一定會考量這項不一致性。比賽勝者和第一盤勝者的關聯,在 ATP 和 WTA 比賽中似乎頗為類似。因此相對於 WTA 比賽,在 ATP 比賽中投注冷門選手贏得第一盤可能更有賺頭。

以下為選手贏得比賽的平均隱含機率,以及第一盤勝率的對照圖。隱含機率不含業者利潤。橘線表示 ATP 和 WTA 比賽的平均第一盤勝率。

明顯高於(低於)橘線的選手,平均來說贏得第一盤的機率高於(低於)賠率隱含的機率。例如 Kyrgios 贏得比賽的平均隱含機率為 65%(平均賠率為 1.55),並且在 67% 的比賽中贏得第一盤,高於此隱含機率的 ATP 平均值 59%。這表示在他的職業生涯中,大可以投注他贏得第一盤。

3-statistics-tennis-in-article.jpg

4-statistics-tennis-in-article.jpg

和賠率相比,平均來說更常贏得第一盤的選手包括:(ATP) Federer、Zverev A、Kyrgios、Khachanov、Fucscovics、Gojowczyk、(WTA) Konta、Mertens、Buzarnescu 和 Sabalenka。第一盤勝率低於賠率隱含機率的選手包括:(ATP) Cecchinato、Marterer、Tiafoe、Goffin、(WTA) Bencic、Krunic、Martic 和 Sasnovich。

第二盤

第一盤結束後,就是賽中盤投注者辨認第二盤和輸贏盤賠率是否設定錯誤的良機。以下為上述資料加上第二盤勝率(綠色)的比較圖。

5-statistics-tennis-in-article.jpg

6-statistics-tennis-in-article.jpg

在 ATP 比賽中,隱含機率低於 10%(賠率大於 10.0)選手的第二盤表現優於第一盤。由於我們預期大冷門的表現會隨著比賽進行而下滑,因此這種現象似乎有點怪。

輸贏盤隱含機率介於 20% 至 40%(賠率介於 2.5 和 5.0)的冷門選手似乎有表現下滑的情形。在這個範圍中,第二盤勝率約比第一盤勝率低兩個百分點。在 WTA 比賽中,所有賠率範圍的第一盤和第二盤表現都類似。

我們可以預期一場比賽的第一盤結果和第二盤結果有某種關聯。下圖為不同第一盤結果的第二盤勝率。橘線為不同隱含機率/賠率的第二盤平均勝率。綠線為贏得第一盤後的第二盤勝率,藍線為輸掉第一盤後的第二盤勝率。

7-statistics-tennis-in-article.jpg

8-statistics-tennis-in-article.jpg

如同預期,若選手贏得第一盤,第二盤勝率較高,這顯示氣勢對網球比賽的影響。WTA 比賽的綠線和藍線差距平均多出六個百分點,表示 WTA 比賽受氣勢影響更大。

另一個有趣的發現是 ATP 大冷門(賠率大於 10.0)即使輸掉第一盤,仍然有 12.2% 的比賽能贏得第二盤。這實際上高於大冷門贏得第一盤的機率 (12.0%)。因此投注 ATP 大冷門贏得第二盤,可能比投注他們贏得第一盤更有賺頭。在大冷門輸掉第一盤後尤其如此,因為第二盤賽中盤的熱門選手賠率可能會下降。那麼第一盤結束後,投注哪一位選手贏得第二盤比較好?

衝刺型選手

下圖為選手贏得第一盤之後的第二盤勝率。明顯高於平均值橘線的選手是優秀的衝刺型選手,(贏得第一盤後)以直落盤數獲勝的機率高於平均值(在其相對賠率之下)。

這類選手包括:(ATP) Tsitsipas、Chardy、Gasquet、Del Potro、Bautista Agut 和 Coric。在 WTA 比賽中,目前排名前 50 名的選手大部分都是優秀的衝刺型選手。和賠率相比,最佳衝刺型選手為 Osaka、Sasnovich、Krunic、Sakkari 和 Strycova。

9-statistics-tennis-in-article.jpg

10-statistics-tennis-in-article.jpg

低於平均值橘線的選手包括:(ATP) Shapovalov、Haase、Tiafoe 和 Rublev。他們不擅長在贏得第一盤後以直落盤數奪勝。例如 Shapovalov(他贏得比賽的平均隱含機率為 48%)贏得第一盤後,只有 48% 的比賽能贏得第二盤。ATP 平均值高得多,大約 59%。在 WTA 中,Putintseva 是前 50 名選手中最不擅長直落盤數奪勝的選手,她贏得 第一盤後有 44% 比賽會輸掉第二盤。

反敗為勝

在落後時反敗為勝,是網球選手的珍貴特質。下圖為選手輸掉第一盤之後的第二盤勝率。哪些選手擅長在落後一盤時搶下第二盤?

11-statistics-tennis-in-article.jpg

12-statistics-tennis-in-article.jpg

相較於其賠率,高於橘線的選手輸掉第一盤後,第二盤的表現優於平均。這些選手包括:(ATP) Dzumhur、Isner、Kyrgios、Tsitsipas、Edmund、Zverev A、(WTA) Sasnovich、Sabalenka、Sakkari、Muguruza 和 Williams V.。低於橘線的選手相對來說比較不擅長在落後一盤時反敗為勝。

這類選手包括:(ATP) Gojowczyk、Rublev、Chung、Carreno Busta、Del Potro、Nadal、(WTA) Putintseva、Zhang、Krunic、Osaka 和 Radwanska。他們似乎最不擅長在落後一盤時反攻,將比賽逼入第三盤。

網球的盤數投注

雖然本文的分析並未納入天氣、場地種類、幹勁和傷勢等等可能影響比賽賠率的因素,不過考慮在網球比賽前投注或投注賽中盤時,瞭解市場和選手統計資料是很寶貴的知識。

Pinnacle(畢諾克)提供高限額,並且秉持歡迎玩家贏錢政策,確保任何投注者都能持續以有利的角度投注。

投注資源 - 增進您的投注能力

Pinnacle(畢諾克)的投注資源是線上最全面的專業投注建議資料庫之一。我們的目標就是增進投注者的博彩知識-不論投注者投注經驗多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