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七月 3, 2018
七月 3, 2018

直覺在運彩中是否極為重要?

直覺和大數據

直覺的限制

直覺在運彩中是否極為重要?

直覺在運彩中是否極為重要?

許多「休閒型」投注者是依靠自己對於賽事的「直覺」來決定投注方式,不過用直覺投注並不是獲利的好策略。這是否表示精明投注者應該完全忽略自己的直覺?

直覺對於決策有何幫助?

在 Malcolm Gladwell 的著作《Blink: The Power of Thinking Without Thinking》中,他探討了直覺的概念。 為何直覺產生的下意識決定(似乎幾乎毫無根據)卻時常勝過深思熟慮後的選擇?

例如網球天才教練 Vic Braden。在網球拍接觸球以前,Braden 就能預測選手是否會出現發球雙誤。Vic 也不清楚為何自己能預測,只不過是靈光一閃的直覺罷了。

在他觀看印地安泉賽事期間,Braden 在事前正確預測了 17 次發球雙誤當中的 16 次(賽事中 91.1% 的二發有發進)。

直覺和大數據

大數據的定義為:「數量極為龐大的資料組,經電腦分析後可找出模式、趨勢和關聯性,尤其是在人類行為和互動方面」,這聽起來似乎和瞬間的直覺判斷大不相同。

在直覺和思考派不上用場的領域,就是大數據能發揮作用的地方。值得一提的範例,包括尋找有天份的棒球員(魔球)、熱手謬誤,以及直覺判斷可能如何導致驗證性偏見。

然而,這並不代表兩者有非常大的差異。

在 Seth Stephens-Davidowitz 的著作《Everybody lies》中,他認為 Vic Braden 預測發球雙誤的才能,其實是一種獨門資料分析的結果。

Braden 已經看過數百萬次發球,所以他能在雙誤發生前,下意識地看出徵兆。他能夠分析選手的揮拍,並且和之前見過的無數次發球進行比較,藉此計算出發生雙誤的機率。

如果有一種資料導向方法能利用 Braden 參考的資訊,就能以差不多的方式預測雙誤。基本上,就是納入他的參考資訊,再和資料庫中所有其他發球的對應資料比較,就能判斷這次發球和其他雙誤是否有相似性。

直覺和運彩

以下為西甲巴塞隆納和皇家馬德里一般比賽的賠率:

巴塞隆納對皇家馬德里

巴塞隆納獲勝賠率

和局賠率

皇家馬德里獲勝賠率

10.850

5.210

1.358

如果您有運彩投注經驗,就能看出賠率有誤。對於有能力評估足球賽勝負機率的人來說,憑直覺就能看出巴塞隆納獲勝的隱含機率有問題,賠率實在設定得太低了。

如果您也這麼認為,確實沒錯。上述賠率其實來自於 Pinnacle(畢諾克)2018 年世界盃比利時對突尼西亞的盤口。投注者即使並未利用模型計算或研究資料,也能直覺看出巴塞隆納對皇家馬德里的勝率,和突尼西亞對比利時的勝率天差地遠。

根據上述 Vic Braden 擁有天生預測直覺的範例,或許他的能力經過調整後,也能應用在運彩中。如果專業投注者的腦袋能和超級電腦一樣運作,那麼投注者也可能精確掌握機率。

當然,許多成功投注者(例如 Lewis Deyong)把他們的成就歸功於對於機率的直覺

如果投注者的能力達到類似的境界,那麼單靠直覺就能獲利,不過現實中真的能這麼做嗎?

直覺的限制

用這種方式投注的問題在於,若想確保長期獲利,需要監控的要素和需要投注的賽事實在太多了。期望賠率和上述範例一樣出錯,並不實際。

投注者只要查看盤口,應該就能看出模型中可能的失誤,然後再調整投注選擇,就有可能提高預測準確度。

如果投注者想在各種賽事中利用知識投注取得優勢,就像是 Vic Braden 嘗試同時預測數百場、甚至數千場比賽中出現的發球雙誤一樣。

Braden 的直覺或許可以預測一場特定比賽的雙誤,不過要是他嘗試在許多賽事中用直覺預測,一定很快就會受不了。

足球專業分析師 Ted Knutson 曾分享他和前美國國家隊教練 Bob Bradley 的對話,正可以用來說明這個問題的範例。

Knutson 向 Bradley 解釋如何利用進球期望值,而 Bradley 指出這個資料導向足球分析法有一些潛在缺點。Bradley 表示他只要看到進球機會,憑直覺就能看出進球的機率,而且比資料分析還準確。

Knutson 表示他瞭解,不過他也指出關鍵:「Bob 的眼睛不能同時評估 27 個不同聯賽的所有進球機會」。雖然 Bradley 的專業直覺在單一情況下,可能比資料更加準確,但是在許多瞬息萬變的比賽中,直覺無法和大數據提供的分析結果匹敵。

為何樣本數很重要

用直覺投注的另一項限制,就是無法測試預測結果。我們可以使用資料導向方法分析過去的比賽,並且在多場比賽中進行測試,但是直覺投注者的預測樣本數可能永遠不足以證明能可靠獲利。

或許直覺敏銳的投注者只要少量投注,就能找到足以持續獲利的優勢,不過這一定會是相當困難的工作。

直覺在運彩中是否極為重要?

雖然單純依靠直覺判斷的投注策略極不可能成功,不過確實有人認為應該將直覺判斷納入投注模型。

想像一下,如果有模型就某種原因建議應該在上例比賽中投注皇家馬德里。投注者只要查看盤口,應該就能看出模型中可能的失誤,然後調整投注選擇,就有可能提高預測準確度。投注者如果這麼做,基本上就是將自己的直覺納入預測過程。

同樣地,資料也可能告訴投注者,他對於比賽的直覺判斷其實是錯的。或許巴塞隆納本季的表現一直很差,或者失去了許多關鍵球員。投注者心中認定「巴塞隆納就是強隊」的假設可能不再適用。

「直覺是人類許多非凡認知能力的表現:快速辨認模式、找出關聯性,以及整合各式各樣個人經驗和無數資料點進行判斷的能力。」

在投注策略中完全忽略直覺的力量,就會失去大量資料來源。同樣地,單純依靠直覺是一種風險極高的投注方法,因為它純粹仰賴投注者對機率的直覺,而直覺可能不如想像中準確

如同其他主題中所探討的結果,結合這兩種方法或許可以產生最成功的投注策略。

最理想的情況就是結合和 Vic Braden 一樣優異的運彩直覺天份,以及優秀資料模型的廣度。這樣兩者就能截長補短。因此投注者若完全忽視直覺,實為不智。

投注資源 - 增進您的投注能力

Pinnacle(畢諾克)的投注資源是線上最全面的專業投注建議資料庫之一。我們的目標就是增進投注者的博彩知識-不論投注者投注經驗多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