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1, 2018
十一月 1, 2018

運彩的事後偏見

為何投注者必須認知事後偏見

認知偏誤:是詛咒還是恩典?

後見之明的假象

運彩的事後偏見

神經經濟學研究(探討人類決策的學科)顯示大腦處理獲利經驗的方式和處理藥物引發的亢奮相同,而處理投資失利的方式則類似遭遇致命危險的反應。在這場一翻兩瞪眼的危險遊戲中,投注者要如何提高獲利存活的機會?

在運彩長期獲利的關鍵,在於結合投注策略和正期望值,然後嚴格執行。聽起來很簡單,不過投注者常受自己的想法愚弄。

認知偏誤:是詛咒還是恩典?

Amos Tversky 和 Daniel Kahneman 在 1972 年將諾貝爾獎級的發現公諸於世:認知偏誤概念,偏離理性判斷的系統性模式。判斷和決策領域的研究絕對適用於博彩,研究人類思考模式能讓我們獲益良多。

心理學家發現的人類心理偏誤多不勝數。例如人們往下看時會高估高度,這樣我們就會注意別掉下去。

不幸的是,這些在重大情況所需的救命心理反射(也稱為捷思),在投注時也會出現。

不論是心理雜訊、社交影響、情緒動機或資訊處理謬誤,運彩的決策過程必定會受認知偏誤影響。大腦會自然而然判斷,不過卻會產生嚴重且全面性的錯誤。

如果你相信知名德國科學家 Georg Christoph Lichtenber 所說:「知己之短 百戰不殆」,那麼就還有一線希望。

其中一種認知偏誤是「事後偏見」,也就是事件發生後的馬後砲,也稱為潛在認定。心理學教授 Thomas Gilovich 是研究博彩事後偏見的先驅。 

他研究美國運彩投注者為何總是作出失敗投注決策、觀察投注者如何解讀自己的成敗、對於後續投注行為有何影響。

在第一個實驗中,他發現因為運氣決定賽果的足球比賽後(例如裁判誤判嚴重影響賽果),不論贏家或輸家都不會改變注碼。

輸家認為隨機性造成自己輸錢,而贏家認為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後贏錢就好。因此 Gilovich 的結論是投注者傾向於把成功視為理所當然,不過會仔細評估失敗。

在第二個實驗中,他想判斷過去的運氣對於未來的投注行為有何影響。他告訴投注者最近他們投注過的一場比賽受到運氣極大影響。他發現輸家大多恢復了對支持隊伍的信心,然而卻不影響贏家的信心。

在他的最後一個實驗中,Gilovich 發現在得知第一筆注碼大受運氣影響之後,不論是輸家(認為自己只是倒楣)或贏家(不論認為自己是好運或有「能力」),後來投注的金額都遠高於第一筆。*

結論就是,人們傾向將成功視為理所當然,將失敗解釋為「差一點就贏了」,導致對自己的投注能力過於自信,而降低了未來成功的機會。如同許多其他情況下的人們,投注者不願意承認自己會犯錯。

為何投注者必須認知後見之明偏誤

我們能否克服後見之明偏誤?根據 MIT 二十一點校隊成員 Jeff Ma(在 90 年代殺遍世界各地賭場發了大財)的說法,大概沒辦法。人類一定會被認知偏誤影響。 

不過如果你相信知名德國科學家 Georg Christoph Lichtenber 所說:「知己之短 百戰不殆」,那麼就還有一線希望。

下次如果你發現自己又出現「差點就能贏」的想法,那就只是後見之明偏誤罷了。不要怪罪運氣不好,停下來問問自己:哪一件事比較重要?是做對的事?還是獲利?結果可能讓你大吃一驚。

*關於 Gilovich 的實驗細節,請自行參閱 Mikal Aasved 所著 《The Psychodynamics and Psychology of Gambling》第 127 至 128 頁。

投注資源 - 增進您的投注能力

Pinnacle(畢諾克)的投注資源是線上最全面的專業投注建議資料庫之一。我們的目標就是增進投注者的博彩知識-不論投注者投注經驗多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