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16, 2016
八月 16, 2016

將行為經濟學套用至體育博彩?

將行為經濟學套用至體育博彩?
賠率是否代表了事件的真實機率?在圖書館閒晃所找到的學術書籍,讓Dominic Cortis踏上了對賠率為何偏離實際結果的探索。請繼續閱讀以瞭解投注者可以從行為經濟學中學到什麼。

幾個星期前,在我在圖書館閒晃時時,我注意到一本書,Richard H. Thaler所著的《 Misbehaving: The Making of Behavioural Economics》,這是在相關領域常引述的書籍,於是我馬上將它列入閱讀清單。本書主要的概念是對傳統經濟學認為市場是由理性力量所形塑提出異議。這就是我開始研究行為經濟學的契機。在本文章中,我將解釋如何將本概念套用在投注上。

有效市場假說

有效市場假說 (EMH) 一直以來都是經濟學世界的真理。簡而言之,EMH意味著金融市場的所有產品價格都是正確的,沒有被低估也沒有被高估。

在博彩情境下,EMH代表了賠率表現了賽果的真實機率,然後經過博彩公司的利差調整。若EMH為真,那麼長期而言,沒有人可以透過博彩和交易獲利;或d者是長期性的利潤是源自機運而非技巧。

但這個假說在許多情況下都已被證明無法成立。舉例來說,在今年的英超大戰中,我不斷指出萊斯特的賠率並不準確。

賠率表現的意義?

即使博彩公司清楚賽果的真實機率,他們也不可能訂出跟市場完全不可能的賠率,因為他們會承受提供套利和無競爭力的風險。

傳統觀點指出,如果市場中有更多交易員,價格應該會更接近實際的估價。另外一方面,更多交易員代表了意見的分歧。

在博彩的世界中,賽果的真實價值完全是依賽果本身而定。如果我們要問「平手的賠率是否準確」,簡易的分析將會需要考慮到過去平手時的所有賠率,並檢視發生這樣情形的機率是否為一半一半。在金融市場中,判定資產價值稍稍困難,這也是為什麼博彩市場在學術研究中被視為金融市場的縮影。

位投注結果設定賠率

設定賠率重點在於預期其他人對於正確價格的看法。可以將這樣的情況看作在一競賽中猜測其他三分之二的人的猜測平均值。

Pinnacle曾經進行過這樣的猜測遊戲而勝出結果是20。根據Thaler根據在《金融時報》所作的實驗,贏家是屬於等級二的思考者。

如果是隨機選擇0到100間的數字,平均值會是50而其三分之二是33,這是等級一思考者的想法。但如果每個人都這麼想,那正確的數字會是33的三分之二,這是等級二的思考者會想到的。

如果這樣的思考繼續無限的進行下去,奈許均恆值會是(請搜尋《美麗境界》)零。書中提到「若所有參與者都猜零,沒人會變更他們的選擇」。若您有興趣知道,Thaler在《金融時報》進行的實驗中,勝出的號碼是13。

評估公平價格

儘管行為經濟學家主要反對EMH,他們也提出了可能的原因。我覺得本書心理統計的部分非常的引人入勝。心理統計的行為會讓我們無法妥善使用我們的金錢。

向是我們對討價還價的熱愛與對超收費用和沉沒成本的厭惡。  前者描述了我們購物是因為它們價錢吸引人,而不是我們需要它們,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商店老是在特價。

我們也對超收費用有不同看法。在我上次搭乘廉價航空時,我身旁的旅客心甘情願的在3.5小時的飛航中購買三小瓶單價6歐元的酒,但她又抱怨英格蘭酒吧的酒都很貴。

它們其實沒有比在飛機上買的酒貴,何況她再等一下就可以用12歐買到一瓶很好的酒。不知為何,在飛機上付6歐對她來說不算超收費用。同樣的,我們會因為感覺良好而投注,跟注碼本身有沒有價值無關。

另外一個心理統計現象是沉沒成本。舉例來說,健身房會員通常比較常上健身房,因為他們已經付了錢,但出席率過了一陣子會降低,代表白花錢的痛感已經消失。 

將行為經濟學套用至博彩?

從投注的角度來看,人們在考慮沉沒成本時要更小心。例如,有人在十一月時投注曼聯會贏得英超冠軍。但這不妨礙這個人在獲得新資訊後在二月轉而投注另外一隊。我有些朋友永遠不能理解我怎麼能同時投注某隊從小組賽晉級,和該隊在賽事墊底的盤口,只是下注的時間不一樣。風險的來源是你投注只是想把錢拿回來。

簡而言之,《Misbehaving: The Making of Behavioural Science》講述了經濟學理論如何逐步瞭解不是所有市場參與者都是理性的過程,Thaler稱這些非理性者「Econ」。就如同他更早的著作《Nudge》,這本書同樣值得對集體智慧和集體失智有興趣的人一讀。  

psychology-openaccount-1.jpg

投注資源 - 增進您的投注能力

Pinnacle(畢諾克)的投注資源是線上最全面的專業投注建議資料庫之一。我們的目標就是增進投注者的博彩知識-不論投注者投注經驗多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