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 23, 2017
一月 23, 2017

采访全球知名体育博彩投注人

辉煌生涯的起点

致博彩玩家的肺腑之言

采访全球知名体育博彩投注人

通过聆听客户反馈,我们了解到,对于如何改进投注技术,他们都想听一听真正专家的意见。最好的办法莫过于采访一位真正的博彩专家,在过去的六十年中,他帮助过博彩公司制定赔率,也从他们手上 赢取过丰厚的彩金。

Lewis Deyong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致力于改进投注技术。他是一位顶尖的西洋双陆棋选手,曾在1972年的世锦赛中获得第二名,并写过多本相关的书。作为蒙特卡洛世锦赛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他不乏与最优秀的博彩玩家切磋交流的机会,

凭借在博彩行业多年的洗礼和在计算赔率方面的天赋,Lewis受聘于全球知名的博彩公司,以顾问的身份帮助它们制定赔率。同时,他仍然继续与那些不是他客户的博彩公司较量。

现年81岁的他仍在一些大博彩公司投注。他抽出时间与《博彩资源》的读者分享他的巨大财富——多年积累而来的博彩知识。

81岁高龄,却仍怀有一颗学习的心

坐下来与这样一位亲历博彩行业变迁的专家交谈,虽然我有很多问题可以问,但我们的谈话却以将要举行的赛事开始;确切地说,是2015-2016赛季NFL季后赛*。

“这周我看好堪萨斯城酋长队”他说出这番话前显然经过深思熟虑。“擅长防守的球队有着一些非常令人信服的数据统计。”

西部赛区第二的酋长队在季后赛外卡赛中遭遇了德州人队,酋长队的防守能力在整个NFL中排名第三。

当我稍后在周末的比赛中看到堪萨斯酋长队以30-0的比分大败休斯顿德州人队时,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新手的好运?永远不要忽视这一说法。

尽管有着六十年的体育博彩经验,但Lewis很快道出他是如何通过寻找有用的信息来占得先机,他鼓励其他博彩玩家也这样做。

例如,他最近在我们的《博彩资源》 板块阅读了Mark Taylor所攥写的一篇文章,涉及风速对NFL比赛得分的影响 

“风速只有在超过20英里/小时才会产生影响,不过得分会随着风速的增加而减少,总比分亦是如此。” [他强烈建议博彩玩家在投注前查看NFL天气频道]。

辉煌生涯的起点

我当然非常想知道如此辉煌的博彩生涯是如何开始的。

Lewis表示他并不是统计学专家。他在牛津大学攻读的是英国文学,虽然只掌握了基本的计算方法,但却具有量化价值的直观能力——这当然只是一种轻描淡写。

 “我一直喜欢投注和体育运动,但真正进入博彩行业还是通过一种现在被称为5张抽牌的扑克牌游戏。一位扑克牌玩家朋友好心介绍我[苦笑]参加10英镑一分的西洋双陆棋局。幸运的是,我如同‘雨人’一样发现了自己的天赋,就好像我天生知道该怎么玩这个游戏。 

西洋双陆棋是一种有着超过5000年历史的游戏。这项游戏比的是技术和运气——通过两颗骰子进行。 这项游戏的关键是玩家必须把握好加倍注码的时机。如果拒绝加倍,对手将输掉最初的注码。如果接受加倍,你将有双倍的骰子点数,并因此有权进行下一次加倍。发起加倍和拒绝加倍可以无限地来回进行。游戏的关键是知道在什么情况下接受加倍,在什么情况下拒绝,而所做的决定取决于对价值的估算——就像任何其它游戏一样。哪两种方案可以带来更好的结果?精明的博彩玩家可以成为优秀的西洋双陆棋玩家,反之亦然,这不足为奇。

world-famous-professional-gambler-in-article.jpg

“西洋双陆棋完全是一种博彩游戏。就像扑克牌一样。玩家可以疯狂地加倍,再加倍……我想说的是,正是因为这一点它才吸引了大量的职业博彩玩家。在组织和管理西洋双陆棋比赛的那些年中,我见过很多这样的人,他们赢得了大概4千万英镑的奖金[扣除参赛费]。

无论数额多少,我们始终向每个人支付奖金。我自己也建立了良好的声誉。因此,全世界的博彩玩家都信任我。”

Lewis不仅是一位专业博彩玩家和前世界双陆棋锦标赛组织者,他还是一个擅长讲故事的人,用他充满磁性的声音向你娓娓道来。然而,一旦有需要,他也可以直截了当地向野心勃勃的博彩玩家提供建议。

致博彩玩家的肺腑之言

“我有一条建议要给这篇文章的读者,它的重要性非比寻常。关于投注额,需量力而行。如果你失去了判断力,将使自己承受过大的压力。即使读者问我10次,我要说的还是这句话。一口吃不成胖子!”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Pinnacle最受欢迎的投注文章中有一篇讨论的并不是投注让分盘,而是注码管理。

“我从早期玩Chemin de Fer[巴卡拉的一种]的经历中学到了这一课。”Lewis回忆起这次惨痛的教训时面露笑容,“在还没踏进校园前,我就输掉了第一个学期的全部助学金。”

如何应对变化

我问Lewis,就他的切身体会而言,博彩行业经历了多大的变化。

“[在过去]这往往只是一个有关如何关获取信息的问题。[而现在] 借助互联网,信息的传递速度是如此快。”

为了强调这一赔率的不对称性,他提到了奥地利之行中的一件趣闻。

“当他们第一次开始在奥地利投注体育比赛时,我正在互联网上查看赔率。他们的网球让分盘很糟糕——最佳赔率太多。于是我前往维也纳去开几个账户。一到维也纳,我就去柜台(位于名叫Artillerie Strasse的一条街上)排队开设信用账户。

经理“Deyong先生”向我打招呼。

“我们认识吗?”

“去年我在蒙特卡洛赢得了少年组安慰奖!”。

一旦在业内取得了成功,你想要低调做人都难。

“我有个忠告要给这篇文章的读者。关于投注额,需量力而行。”

他在西洋双陆棋领域的地位使他有足够的曝光率,为公众所熟知,但作为职业博彩玩家为众人所知,却是因为他在博彩公司眼光尚局限于本地时,利用一套系统方法揭示了博彩市场的低效率。 

“每天早起打电话给澳大利亚查赔率的日子使我受益匪浅;出于某些原因,几乎所有的博采公司都视他们的赔率如国家机密一般,当然那个时候没有互联网。”

“我很了解网球,并且渐渐地,它对我而言不再只是一种爱好。”他在谈论投注范围时说道。Lewis讲述他是如何每天三次用电话账户满世界了解赔率,并向欧洲、奥地利和英国的多家博彩公司进行大额投注,以找到所谓的“平衡点”(投注两方没有风险的位置)。

 “[那时候] 简直就像天堂一样。你可能会喜欢上等额投注,以12/1的赔率投注实际赔率应为5/2的冷门。”

如今,API支持实时赔率数据交换,而数字通信则支持实时信息共享,所以这样的事不可能再发生了。

由于可以随时查看赔率(对比Lewis所讲述的时代),即使存在平衡位置和套利,那时间也会非常短。在博彩公司采取了应对措施后,他发现用同样的方法进行投注困难了许多。

我问Lewis是否在投注时会考虑干扰信息,例如,社交媒体的出现实际上加大了博彩玩家的投注难度。

“这彻底改变了我们的投注策略,但赔率却未受到干扰信息的影响。”

除了西洋双陆棋,Lewis还回忆道,他在上世纪70年代组织和参加Pro-Am(职业选手和业余选手混合参赛)网球赛事,这使他有机会接触到许多选手(这可以说是他专属的社交媒体圈),包括那个时代一些大家耳熟能详的顶尖选手。作为一名左手执拍的选手,他格外擅长于双打比赛,所取得的成绩不亚于其在博彩投注领域的成功。

当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简称“温网”)开赛时,Lewis能够利用这些关系,更好地了解比赛和重要信息(其中一些已是多年不为人所知),甚至在生态学家、博彩业大亨John Aspinall的赞助下于Queens组织了一次Pro-Am网球赛。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我记得一次惨痛的失败经历,那是温网一位名叫Sherwood Stewart的高个子美国选手和另一位名叫Mike Estep的美国选手之间的比赛。我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位身高6英尺2英尺、擅长草场的发球上网型选手会输给一位擅长红土场、比自己矮6英寸的小个子选手。” 

后来,Lewis发现他们在德克萨斯州的同一个小镇长大,对彼此非常了解。

“两个对彼此非常熟悉的选手在比赛时,他们之间的强弱差距会发生戏剧性的变化”他接着说。

即使现在的比赛也同样如此,尤以威廉姆斯姐妹之间的比赛为甚,因此很难对她们的比赛进行让分投注。当然现在只需点击鼠标或触摸屏幕即可免费获得这些信息,但这种变化并不一定总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Lewis曾说过“职业运动员最不擅长对他们所从事的运动项目进行让分投注”,直到现在他仍然这样认为。他认为这一点同样适用于那些担任比赛评论员的“准专家”,大量不明情况的博彩玩家会采纳他们的观点。他的这番话意在提醒博彩玩家勿轻信这类专家。[相关阅读,请参阅《绿木谬误》]。

术业有专攻

Lewis主要投注美式橄榄球和网球,他深谙这两个项目,并且毕生都在打网球。

在电视上刚开始有专业体育频道时,他就作为常驻嘉宾参与了英国首个NFL节目Screen Sport的录制。令人遗憾的是,尽管节目的收视率相当不错,他的电视生涯还是因为制作公司令人匪夷所思的无理要求而终止了。

“说来你都不会相信,为了更契合他们的年轻观众群体,他们要求我戴假发。这事根本不可能。”

他坦言自己在投注其它运动项目时只是个外行,强调术业有专攻对成功的重要性——理想的做法是投注二元体育项目。

Lewis还强调博彩玩家应当具有相关的专业知识,且投注的价值不在于超级碗或温网男单决赛,因为在这些赛事中博彩公司所制定的赔率绝对万无一失,且所有相关信息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取并经过了审查。

他坦言自己在投注其它运动项目时只是个外行,强调术业有专攻对成功的重要性——理想的做法是投注二元体育项目。

最受欢迎的赛事能够带来的收益(以及投注量)最大,因此市场能够更快地实现效率,从而产生价值。

为了加深对此观点的理解,Lewis解释他仍然会在NFL赛季期间定期进行投注,并且不碰宿敌之间的比赛,但有一条必须遵守——只在比赛开始前一小时投注。

“你可以有很棒的见解,但却赚不到钱。网球比赛的最初几轮和低级别的足球联赛总是不乏实力悬殊的比赛。

Lewis以焦点比赛为例进行阐释,老道的博彩玩家会避开“热门”球队。说到这一点,他发出了一阵轻笑。

“在面对大热门时,我们何不反其道而行之,选择实力被低估的黑马。

聪明的做法是先投注热门,后投注冷门,使休闲博彩玩家投注热门的彩金做了别人的嫁衣,就像比赛中对手送分一样。”

他始终关注二元体育项目绝对是事出有因。Lewis认为三向市场(即:板球和足球比赛中的平局是一种现实的结果)为博彩公司所梦寐以求。(然而,必须注意的是,近年来,博彩公司推出了一种“平局不投注”的选项)

他还认为现在更难以利用大量的变量来计算赔率,这使得毛利大幅增加(博彩玩家必须克服),因此衍生市场(如:按盘投注)面向的应该是专业博彩玩家。

投注——从技术上升到科学

西洋双陆棋背景再加上对博彩的理解使他能够比设置赛事(如: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赔率的博彩公司更清楚地知道什么样的赔率才是合理的。当发现自己能够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发现这个值时,他就处于非常有利的位置。

不过,现在他投注网球比赛的次数越来越少。 

“我现在面对的那些家伙们虽然不比我更了解网球,但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数学家,能够非常专业地分析数据,这是我做不到的。虽然不情愿,但我不得不承认投注已经从技术层面上升到了科学层面。”

Lewis这样的专家过去50年在博彩行业经历的风风雨雨或许正是该行业所发生变化的缩影。

如今,专业投注依靠的已不再是体育专业知识,而是数据分析和计算。投注或许已经从技术层面上升到了科学层面,但与深谙这一差别的人交谈无疑能受益良多。

附言

Lewis为我们的读者提供了以下实用建议,不管采用什么样的数据分析,它们都行之有效:

(I) 找一支实力被低估的NFL球队,看一看它的进攻线。Andrew Luck被誉为最具天赋的年轻四分卫,他最终将取代Peyton Manning,成为历史上最优秀的四分卫。不过,目前他还没法发挥出他的全部实力,因为他所在球队的攻击线太差了。小马队应该优先签下能够加强球队进攻能力的 新秀和自由球员。如果能够固强补弱,那么这支球队可达到的高度将不可限量。

记住,有天赋的跑锋和外接手并不难找,但要想寻找全明星级的攻击线就犹如大海捞针了。2015年的达拉斯牛仔队和2016年的卡罗莱纳黑豹队就是这一理论的最好例证。

(II) 尽管草坪的构成发生了巨大变化,温网的场地仍然适合发球型选手。我认为男(和女)  单比赛在草场的保发率要比在硬地场高5%,男单比赛的保发率可以达到差不多85%。这样的相对数字同样适用于女子网球巡回赛。 

2015年的一场比赛就是最好的例子。Coco Vandeweghe是一位身体强壮的美国年轻选手,有着异常强劲的发球实力。不过,这位现年24岁的选手其职业生涯中除了一个草场巡回赛(2014年荷兰)冠军头衔,鲜有上佳表现。 尽管如此,她还是在2015年的温网比赛中击败了三位种子选手(包括此前杀进过法网决赛,被普遍看好的Safarova),并在与Sharapova的四分之一决赛中拿下了一盘。人尽其才!只要你投入时间,研究关注的体育项目,这样的主观分析仍然可以带来回报。

记住,博彩公司总是不得不将大众的观点(而不是大众的知识)作为其最重要的参数,而你却不是这样。

*采访时间:2016年1月

投注资源 - 让你的投注如虎添翼

Pinnacle(平博)的投注资源是最全面的专业精选投注建议,你可以随时在线访问。我们的目标就是满足所有经验级别的需求,帮助博彩玩家变得更加博学多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