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七月 3, 2018
七月 3, 2018

直觉在体育博彩中是否有用武之地?

直觉和大数据

直觉的局限性

直觉在体育博彩中是否有用武之地?

直觉在体育博彩中是否有用武之地?

许多“娱乐性质”的博彩玩家凭借自己对赛事发展的“直觉”判断来选择投注,但这种方法并不会为他们带来长期盈利。这是否意味着技术更高超的博彩玩家可以完全放弃使用自己的直觉呢?

直觉如何帮助人们做出决定?

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在其所著《眨眼之间:不假思索的决断力》一书中探讨了直觉的概念。 为什么根据似乎少得可怜的信息做出的直观、无意识决定的结果常常好过信息更充足、更加深思熟虑的选择?

比如网球教练维克·布雷登的才能。布雷登能够在球拍击到球之前就判断出球员是否会双发失误。维克不知道自己如何得出的结论,一切都是他瞬间做出的直观判断。

布雷登在观看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的一场比赛时正确地预测出17次双发失误中的16次,尽管第二次发球击进的比例为91.1%。

直觉和大数据

大数据的定义为“可以通过计算分析以找出模式、趋势和关联(特别是与人类行为和相互作用有关)的超大数据集”,它与得出立刻直观的判断简直是天差地别。

大数据能强调出直觉和认知智慧不准确的领域。著名的例子包括棒球球探(点球成金)、热手谬论以及强调直觉性判断如何导致确认偏误。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两者截然不同。

塞斯·斯蒂芬斯-戴维威茨在其所著《人人都会说谎》一书中称维克·布雷登发现双发失误的才能本身就是另一种形式的数据分析。

布雷登看过成千上万次发球,他能在失误发生之前就直觉性地辨认出双发失误的迹象。他能通过分析球员的挥拍动作并与他过去看过的无数次发球尝试进行比较,从而计算出双发失误的几率。

如果能够利用布雷登接收到的数据,我们就可以使用原理几乎相同的数据驱动方法来预测双发失误。基本上来说,就是使用这些输入的数据,并将它们与数据库内有关所有其他发球的相同的数据进行比较,然后判定它与其他双发失误的相似性。

直觉和体育博彩

请看以下巴塞罗那与皇家马德里之间西甲对抗赛的标准赔率:

巴塞罗那对阵皇家马德里

巴塞罗那赔率

平局赔率

皇家马德里赔率

10.850

5.210

1.358

只要您有体育博彩经验,就会立刻注意到赔率不太对劲。对评估足球比赛概率有所了解的人会本能地看出赔率给出的巴塞罗那获胜的隐含几率实在过低。

任何得出该结论的人都是正确的。这些赔率实际上是2018年世界杯中平博为比利时和突尼斯比赛开出的盘口赔率。无需参考模型或研究数据,直觉让博彩玩家知道巴塞罗那打败皇家马德里的可能性和突尼斯打败比利时的可能性绝不相同。

考虑到维克·布雷登的天分是运用直觉的一大例证,那么也许稍微变化一下,就能将他的能力运用到体育博彩中。归根到底,如果某位专业博彩玩家的大脑能够和超级计算机一样运作,那么那位博彩玩家确实有可能非常准确地把握概率。

确实存在着诸如Lewis Deyong的成功博彩玩家,他们将自身的成功归功于对概率的直观把握

如果一位博彩玩家能够达到相似的能力水平,那么他仅凭直觉投注就能获利丰厚,但这在现实生活中真的可能吗?

直觉的局限性

这种博彩方法的问题在于为了确保长期盈利,需要监控的事情和需要投注的赛事多如牛毛。期待赔率会和上述例子中那样脱离现实是非常不切实际的。

通过查看盘口,博彩玩家应该可以看出模型中的潜在缺陷,并有可能优化自身的选择以确保提升准确率。

拥有在各种各样的赛事上找到优势并投注的知识,就如同维克·布雷登试图在成百甚至成千同时进行的比赛中找到双发失误一样。

布雷登也许可以凭直觉在一场特定的比赛中辨认出双发失误,但如果他想在多场比赛中都运用这种直觉,很快就会不堪重负。

足球分析数据专家Ted Knutson曾经谈起的一件轶事(关于他和前美国国家队教练鲍勃·布拉德利之间的一次谈话)可以佐证这个问题。

Knutson对布拉德利解释预期进球的用法,后者指出这种数据驱动的足球分析方法可能有些缺陷。布拉德利争辩道,他看到进球机会时能比数据更好地直观判断出进球几率。

Knutson理解他的意思,但是正确地指出了“鲍勃的眼睛不能评估27个不同的联赛中每场比赛中的每个机会”。尽管布拉德利的专家直觉在孤立的环境中可能比数据更准确,但是它无法应用于大量比赛,因而无法媲美大数据提供的洞见。

样本大小为何重要

凭借直觉来博彩的另一个局限性是无法对那些预测进行测试。数据驱动的方法可以用于过往比赛,并在无数比赛中得到测试,而直觉性博彩玩家的样本大小也许永远不能达到让他们可以自信地声称可以盈利的水平。

也许直觉性更强的博彩玩家能找到足够大的优势,只需较少的投注就能持续盈利,但这绝非易事。

直觉在体育博彩中是否有用武之地?

虽然纯粹围绕直觉判断构建的博彩策略极不可能取得成功,但是绝对存在着有力的论据支持在博彩模型中运用直觉判断。

想象一下:出于某些原因,模型建议博彩玩家在上述比赛中投注在皇家马德里上。通过查看盘口,博彩玩家应该可以看出模型中的潜在缺陷,并有可能优化自身的选择以确保提升准确率。博彩玩家在这个过程中基本上就是在运用自己的直觉。

同样,数据也能指出博彩玩家关于比赛的直觉判断事实上是错误的。也许巴塞罗那在本赛季中表现很差,或者失去了很多关键球员。博彩玩家的假设“巴塞罗那支优秀球队”可能不再适用。

“直觉(也叫直观)是人类认知力的众多卓越品质的浓缩:快速辨认模式、做出关联、结合丰富的个人体验和无数数据节点以作出判断的能力。”

从博彩策略中彻底排除直觉的力量将会抹除巨大的数据来源。同样,单单依靠直觉是非常危险的博彩方法,因为这种方法只依赖博彩玩家对于概率的把握的准确性,而他的理解可能没有他所认为的那么准确

与许多主题一样,两种方法的结合也许是制定成功博彩策略最有力的方法。

结合维克·布雷登那般的体育博彩直觉天分与优秀数据驱动模式的广度——这就是理想的情况。两者都能受益于另一方的洞察力。因此,如果博彩玩家彻底放弃使用直觉,似乎非常不智。

投注资源 - 让你的投注如虎添翼

Pinnacle(平博)的投注资源是最全面的专业精选投注建议,你可以随时在线访问。我们的目标就是满足所有经验级别的需求,帮助博彩玩家变得更加博学多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