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0, 2017
二月 20, 2017

如何检验情报商记录的可信度

方法 1:研究接近的价格

方法 2:针对随机性的Wald–Wolfowitz游程检验

如何检验情报商记录的可信度
所有情报商都会承诺提供高质量的诀窍,并保证让您赚得盆满钵满。但是,对于决定使用这些诀窍的投注者来说,冒险投注之前需要回答一个重要问题。这个情报商凭的是运气还是技巧?在本文中,Joseph Buchdahl将提供两种方法来帮助您回答这个问题。请继续阅读,了解哪种方法最适合您。

Pinnacle(平博)先前就如何评估情报商的能力以及如何检验投注记录以证明预测能力比运气更重要。但是,在接触到情报商看似可信的记录后,如何研究此交易否仍然有利可图,值得投入?我们一起来探明真相。

重新回顾T检验

先前,通过研究一系列投注可能偶然获得利润的可能性,我讨论了T检验如何帮助寻找预测技能的证据。此概率越小,技能之类的其他对象导致获利的可能性越大。但是,投注记录看起来太过真实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得到不同的结论:这是一条被篡改的记录。

可以仔细考量一下声称为客户提供“高质量诀窍、出色的赔率以及赚大钱”,却擅长于大小盘和比赛投注盘口的在线英式足球情报商的历史。在2013年8月到2014年10月之间,在将他的选择提交给著名的情报商监督服务之前(由于对不当行为的指控而停止),总共有296个诀窍,平均获胜预期值为50%,平均赔率为2.04。其中的220个获胜,获胜率为74%,投资回报率为151%。利润图表如下所示:


tipsters-evalution-1.jpg

T分数为9.3,这样的盈利记录可以预期为偶然发生,概率大约为一百万万亿分之一。此类事件的不可能性以及趋近于不可能的近乎完美的利润趋势敲响的警钟。尽管如此,此类结果无法证明情报商在作弊。他仍然可以是最有才华的预测者。那么,我们如何检验这个命题呢?

方法 1:研究接近的价格

Mirio Mella先前曾探讨过盘口编号的重要性。价格会随着投注者以资金投入表达他们的观点来进行调整,反映出关于参赛队伍或选手的有效新闻。对特定队伍或选手的关注度越高,其赔率下降的可能性越大。Dafni Serdari也说明了为何收盘价格很重要。

“比赛开始前开出的赔率称为收盘盘口,它反映了所有统计数据、新闻、投注活动和市场情绪。收盘盘口应该是盘口中最有效的点,因此也是基础概率的最准确表示。”

我们将持续击败收盘价格的投注者视为高手。他们将信息引入盘口中,这反映在他们减小赔率的能力上。如果持续以超过差额的利润击败收盘价格,则这是一项积极预测信号,并且可以帮助区分赢钱和亏钱的玩家,也就是区分高手和普通玩家

我先前分析过大量开盘和收盘价格。这明确地表示出,您在收盘价格上赚取的差额可以很好地预测您的利润预期。例如,如果您在某支球队的赔率为2.20时投注,收盘时赔率变为2.00,则您的预期优势为10%(减去差额)。

我们的“优质情报商”会持续击败收盘盘口吗?在利润预期为51%的情况下,我们应该预期将2.00的赔率减少51%,然后在加上差额,最终结果大约为1.30。在研究样本中,通过研究情报商向Pinnacle(平博)提供的最后20条诀窍,我们发现以下内容。

  •        8次价格下降(平均6.7%,最大19.5%)
  •        7次价格上升(平均3.5%,最大7.1%)
  •        5次持平
  •        平均变化为减小1.5%
  •        典型差额为2%

在统计上,这与随机性之间没有明显的差异。在任何系统性方式下,此情报商未改变Pinnacle(平博)的盘口。实际上,他甚至没有获利。很显然,在他提供诀窍时,Pinnacle(平博)并未注意到。

方法 2:针对随机性的Wald–Wolfowitz游程检验

可用于检验情报商投注历史的可信度的另一种方法是针对随机性的Wald–Wolfowitz游程检验。此检验以Abraham Wald(发现幸存者偏差的统计学家)和Jacob Wolfowitz的名字命名,用于确定是否会在随机过程中产生二元数据序列。

不考虑情报商的技能产生的任何信号,输赢序列仍然应该反映历史中的基础随机噪声,因为每笔顺序投注都独立于上一笔投注。建议使用同额投注主题的没有预测能力的情报商会复制一系列抛硬币情况。成功率为74%的情报商表示74:26的加重硬币抛掷,更有利于正面。我们见看到三次正面朝上和三次背面朝上,但序列分布仍然是随机的。

请考虑以下输赢序列:

W W L L W L W W W W L W W L L L L L W W

有11次获胜,9次失败以及9个观测的游程(Ro),其中游程定义为一系列连续的获胜或失败(包括仅一次获胜或失败)。确定此序列是否随机要求我们计算11次获胜和9次失败的预期游程数,并将其与观测数进行比较。差异越大,序列越不可能是随机序列。在序列是随机序列的(虚)假设下,预期游程数(Re)通过以下公式指定:

tipster-evaluation-2.png

其中W和L分别标识获胜和失败次数。可能的游程的分布是近似正态分布,标准差为(σ),通过以下公式指定:

tipster-evaluation-3.png

 

然后,我们计算检验统计量(Z),通过以下方式定义:

tipster-evaluation-4.png

最后,我们将此项转换为表示观测的和预期的游程数之间存在差异可能是偶然发生的概率(p值)。在Excel中,可以使用NORMSDIST函数执行此转换,因为我已使用自己的游程检测计算器完成此操作。p值越小,输赢序列的随机性和统计独立性的假设被推翻的可能性越大。通常,这会在p值为5% (Z = 1.96)时发生,有时候也会在p值为1% (Z = 2.58)时发生。

对于上述序列,Re = 10.9,Z = 0.88 并且p值为 38%,我们据此可以推断出此序列是随机序列。

成功的游程检验依赖于每个投注结果的概率相同这一假设(对于抛硬币)。虽然这通常不同于诀窍投注发生变化的情况,但在大致相似的情况下,不应该偏差过大。

对于亚洲让分研究人员以及赔率显示2.00左右的狭窄范围的让分研究人员来说,这是最常见的。对于所分析的情报商,他的诀窍中96%的诀窍获胜的概率介于40%到60%之间,而78%的诀窍的获胜概率介于45%到55%之间。那么,通过游程检验我们可以对他的记录得出什么结论呢?

  •        诀窍数(n) = 296
  •        获胜次数(W) = 220
  •        失败次数(L) = 76
  •        观测的游程数(Ro) = 135
  •        预期游程数(Re) = 114
  •        Z = 3.21
  •        P值 = 0.1%

根据上述结果,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推翻此序列是随机序列的假设。对于成功率为74%,平均赔率接近2.00的情报商来说,观测的游程数比预期游程数多很多。更详细的调查揭示了为何随机性检验失败:较短游程数过多并且缺少较长游程数。

tipster_5.jpg

[包含至少x次获胜的预期游程数接近于nqpx,其中p =获胜预期(74%),而q = 1 – p (26%)]。 

例如,与预期值56相比,游程数为67,并且至少有2次连续获胜。相比之下,预期值为7时,游程数仅为2,其中包含8次连续获胜。 

被随机性愚弄

如果此诀窍历史不是随机的,那么它是什么?最简单的解释是它被篡改过。如果较短的获胜游程数过大,很可能情报商过于频繁地插入失败结果,从而导致获胜序列较长。为什么?

我们收到了称为“聚类错觉”的认知偏差的影响,从而倾向于错误地认为随机分布中出现不可避免的游程或聚类是有意义的。因此,在被要求实际创建随机二元序列时,如果他们感觉W或L发生过于频繁,大多数都会从W转换到L,反之亦然。

在相反情况为真时,我们的情报商很显然认为较长的获胜游程看起来不自然。实际上,在包含296个诀窍并且获胜期望值为74%的序列中,我们通常会看到至少一个包含15次获胜的游程 他的最大值为11,一个9,两个7。 

哪有这样的好事?

如果情报商的记录看起来太过真实,很可能记录经过篡改。在购买之前,对其进行检验,以确定其表现超过收盘赔率的证据以及其序列中是否存在随机性。如果两者都不存在,则不应该投入资金,而是应该选择放弃 。

置于这个“优质情报商”,对其最新诀窍的收盘价格的另一项分析表明,他仍然无法影响Pinnacle(平博)的盘口。此外,还表明他更改了过去的诀窍历史,插入了一系列失败诀窍,可能是为了让记录看起来更根本不可能发生。重新执行Wald–Wolfowitz游程检验可以确定是否他仍然被随机性所愚弄。如果是,请确保您未被随机性所愚弄。

投注资源 - 让你的投注如虎添翼

Pinnacle(平博)的投注资源是最全面的专业精选投注建议,你可以随时在线访问。我们的目标就是满足所有经验级别的需求,帮助博彩玩家变得更加博学多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