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2, 2016
三月 22, 2016

体育博彩中的随机性

体育博彩中的随机性
体育博彩本质上是一种非常不确定的买卖,但是玩家是否能始终紧紧把握住其中所有的随机性?Joseph Buchdahl审视了最好的方法,来解决体育博彩中不可避免的随机性。

2012年12月,Mirio Mella为Pinnacle发表了一篇文章,针对本质上随机、不可控和不可预测的数据中无意义的相关性,讨论了其在掌控中的幻觉以及对这种相关性的错误解读。 

在体育博彩中,有一种认识是结果可能从属于关于一个球队或选手的信息和知识的运用,这种认识可能让对于个人预测能力的信任达到夸张的程度。正如Mella所说,“只靠一点点信息是危险的事情。”

此外,我们自私的归因偏见也保证让我们在预测成功时归功于内因(我神机妙算,因为我算得准所以押对了),而将失败归咎于外因(我不走运)。

尽管对渴望一切尽在掌握我们泼了一盆冷水,但现实的情况就是这样,就像天气预报和股市行情,体育博彩本质上是一个非常不确定的买卖,其中比赛的进程非常复杂、混沌,甚至可以说,如果我们承认所发生的事情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受量子世界的影响,这种进程就是不确定的。

pinnacle-lite-in-article.jpeg

当然,大多数玩家懂得,每次单独投注运气(无论是好或坏)对我们是赢是输起很大作用。但在更长的时间段中,几率对事情的影响又有多大?

为了确保我们不被随机性愚弄,让我们作一个有用的练习,分析体育赛事结果中到底存在多少内在的随机变化。

要做到这一点,我们的方法之一就是画出公平赔率所得到假设博彩收益的时间序列,来看看它们在不同的时间尺度上有多大的差异。投注赔率仅仅代表对于我们预期的概率估计。

(投注)人群的智慧确保了这些赔率平均来说可被证明是“真实”概率非常可靠的指标。但随机性确保了结果频频偏离理想化的市场预期。让我们来看看是怎样的情况。

下面的第一个时间序列画出了10场比赛相同注码的投资移动平均回报(或收益),分别投注十个赛季(2005/06赛季至2014/15赛季)英超联赛足球赛的全部主队胜、平局和客队胜的结果。

fooled-by-r-graph1.jpg

公平赔率基于实际市场平均比赛投注赔率,减去博彩公司的利润抽水。

时间序列充满了噪音。大多数玩家会认识并接受仅30次投注的小样本上预期外的结果将导致显著偏离0%的期望值,这一点并不让人感到吃惊。

例如,走运的鱼腩球队会将把这条线推到远高于零的位置,而热门球队赢得太多,提供的回报按比例来说更小(相同注码),会使这条线降到零以下。

然而,你们有些人可能仍然会惊讶地看到波动的幅度处于最大能到50%的范围。假若你面前是在30次投注后50%的收益,你会把这归因于你算得准,还是简单就下出是运气好的结论?

在另一方面,如果你比亏了30%,你是否还有信心,能一口咬定输牌不输路,并且可以预期开始向均值回归

第二个时间序列显示了100场比赛的移动平均等额投注回报。内在的随机性变动仍然有相当大,处于盈亏平衡线两侧20%的范围。300次投注的最大偏离高达23.5%。

fooled-by-r-graph2.jpg

在这样的表现后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你是走运,还是告诉大家你已经发现体育比赛预测的终极法宝?

最后,我们还有1000场比赛移动水平等额投注回报的图形。仍然有相当大的剩余固有的随机变动。请记住,1,000场比赛意味着3,000种投注。

fooled-by-r-graph3.jpg

这一般要比绝大多数玩家在几个赛季中的投注要多,但即使是如此大的样本,我们可以在某些相当长的时间段找到几个百分点的可观偏离。

现在,你可能要说这些分析实际上更像是纸上谈兵。没有人在足球比赛中全都投主队胜、平局和客队胜。你说的显然很对。尽管如此,取你自己投注序列的任何样本,你将能够发现你的回报一路上有相同嘈杂的随机变动,这种变动存在于任何复杂系统中,其中的结果都笼罩在显著的不确定性当中。

关键的讯息是这样的:仅因为你在300次投注后可能显示出20%的盈利,或在3000次投注后显示出4%的收益,并不意味着你算得有多准。除非你了解所有时间尺度上体育博彩的随机性水平,否则就很可能被自己自私的归因偏见愚弄。

最敏锐的玩家认识到,虽然他们在预测体育比赛结果上比他们的竞争对手做得要好,但是体育比赛中发生的大部分事情很大程度上是几率的问题。

Nate Silver展示了一个扑克高手在10万把臭牌后可能仍会输, 正如他要说的那样,信号很弱,噪声很响。

strategy-openaccount.jpg

 

投注资源 - 让你的投注如虎添翼

Pinnacle(平博)的投注资源是最全面的专业精选投注建议,你可以随时在线访问。我们的目标就是满足所有经验级别的需求,帮助博彩玩家变得更加博学多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