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十一月 17, 2015
十一月 17, 2015

体育博彩中的后见之名偏误的影响

体育博彩中的后见之名偏误的影响
神经元经济学的研究,作为一门希望解释人类决策的学科,表明大脑处理赚钱经验的方式与化学诱导变高的方式一样,而处理经济损失的方式就像是遇到生命危险。所以,当玩家走在兴奋和灾难中间的钢丝绳上时,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来增加他们盈利性生存的机率?

在体育博彩中长期盈利的关键是结合博彩策略积极的期望和一致的执行。听上去很简单,但是我们通常认为自己陷入了麻烦。

认知偏差:诅咒还是幸运?

1972年,Trevy和Kahneman让全世界知道了一个诺贝尔奖级的发现;认知偏差的概念,判断中偏离理性的偏差系统模式。

心理学家已经记录了大量此类的错误想法。例如,当我们向下看时,我们会过高地估计东西的高度,这让我在跳下时非常谨慎。

体育博彩中的决策总是会受到认知偏差的影响

 非常遗憾,这些心理捷径,也称为启发法,在客观性非常重要时是除求生能力之外的一切 - 例如博彩。

从心理噪声和社会影响到心理动机和信息处理谬论,体育博彩决策始终受到认知偏差的影响。将它们交给大脑来计算非常简单,但是易于引起严重的系统错误。

后见之名的错觉

我最喜欢的认知偏差是后见之名偏误,也称作为自始至终都知道或事后诸葛亮的决定论。心理学教授Thomas Gilovich是在博彩情形研究后见之名偏误的第一人。 

在一项尝试确定为什么美国体育博彩玩家坚持不用博彩策略的实验中,他观察到玩家对他们自己成功或失败的解释会怎样影响他们后续的博彩行为。

他在第一项实验中发现,在侥幸决策的足球比赛之后,例如裁判判罚,赢家和输家都不会更换他们的投注。

玩家通常会接受表面价值上的成功,但是会仔细检查失败

输家通过抓住这些随机的侥幸来评判他们的失败,而赢家认为这些是无关紧要的,对他们来说,重要的是结果。因此,Gilovich得出结论:玩家通常会接受表面价值上的成功,但是会仔细检查失败。

在第二个实验中,他试着通过提醒参与者他们已经下注的最近一场比赛中的一次关键侥幸,确定过去的侥幸对未来的投注行为的影响程度有多大,

他最后发现,这通常会恢复玩家对球队中失利一方的信心,而且不会增加对获胜一方的信心。

在他最后的实验中,Gilovich发现侥幸情况下的输家(将结果归于侥幸的人以及 在侥幸或非侥幸情况下的赢家的后续下注大小明显大于他们第一次下注。*

总而言之,倾向于接受表面价值的成功和将输转换为差点赢,可能导致玩家对自己的投注技巧过于自信并降低未来成功的机率。和其他环境中的很多人一样,玩家也不愿意承认他们会犯错。 

每日一课

我们能克服后见之名偏误吗?根据Jeff Ma(麻省理工学院海盗旗队一员,在90年代是击败全球的娱乐城大赚了一笔)的简短回答,并不能。作为人类,我们受制于认知偏差。 

一旦我们知道我们的弱点,它们便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

但是,如果我们相信著名的德国科学家Georg Christoph Lichtenbe的话一旦我们知道我们的弱点,它们便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地平线上就出现了一丝希望。

下一次,当您发现自己在考虑差点赢的时候,那可能是因为带上了您后见之名的眼镜。不要咒骂您的运气,而是停下来问问自己:什么更重要?正确还是有利可图?  结果可能会让您很惊讶。

对认知偏差感兴趣?阅读Green Lumber谬论中的文章。

*欲了解更多有关Gilovich的实验的详细信息,请参阅The Psychodynamics and Psychology of Gambling(作者:Mikal Aaasved)一书的第127-128页。

 

投注资源 - 让你的投注如虎添翼

Pinnacle(平博)的投注资源是最全面的专业精选投注建议,你可以随时在线访问。我们的目标就是满足所有经验级别的需求,帮助博彩玩家变得更加博学多闻。